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小镇故事
小镇故事

那是暑假七月的一天,刚从大学毕业的自己迷茫的呆在家门,看着电脑屏幕前月薪20000的招聘广告,心中叫到“妈的,不是鸭子才怪”。翻了好久依旧是一无所获,心中惆怅。自己一流医科大学毕业,因为父母的要求硬是把我招回了家所在城市,一个多月过去了,自己去应聘了城市的两大医院,但都被拒之门外。从小没出过“社会”,一直都是用父母钱的自己,现在才知道现实的社会不会因为你的学历高低而给予你应得的岗位。

  苦恼是苦恼,但日子还得往下过,工作还要慢慢找。而在这时叔父的一个开连锁药店的老同学准备开新店,一时找不到人,母亲就鼓励自己先去帮别人照下药店,等时机成熟了在回来,那叔父的同学也承诺了,只要自己做满两年就可以从中抽取股份,妈的,自己好歹也是重点医科大毕业的,现在轮为帮别人看店的了,那叫一个不爽!梦想着自己坐在柔软的省医学院主任室,看着白白嫩嫩的护士姐姐们穿着淡粉色的护士衣,白色的不透明丝袜,心就耿的慌。

  唉!真应了那句话了,“梦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扯蛋的”。就这样怀揣着两年后与药店周老板分股的“梦想”,来到了离市城3小时车程的地方。当自己一下车,就是一条马路两边列着的平房,大多带着是2层小楼。数量顶多沿马路延伸200米。当时心里那叫一个悔啊!但没办法,谁叫自己答应了别人呢。走进药店不大20平米的空间,一排排堆满了药品,里屋是厨房和厕所楼上是库房和睡的地方,周老板留下句你先熟悉下环境,明天赶场时第一天开张就开着他10W块的卡罗拉离开了。而自己意想不到的经历就从那时开始了。

  天永远是蔚蓝的,不经意间几乎有几只麻雀飞过。我趴在二楼窗户前向外看去,是啊!麻雀虽小但不受束缚的展翅,不是那么的畅快吗!叹息一声正要回屋,继续点库房。而就在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女的,一件粉红色丝质连衣裙包裹住那浑圆的双乳,下身一条黑色丝袜包裹的长腿和白色高跟凉鞋衬托的小脚。信步向这边走来,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怎么也有这种美女,想女人眼花了吧!”我眼睛直直的盯着,心中想道。那女的似乎知道我在看她,路过我楼下时抬头看了我一眼。这一台头看的我一个激灵,下面那家伙有点往上定的冲动。深深眼影的睫毛下,一对杏眼不多不少的眨了两下,小嘴微嘟,一张媚态十足的俏脸,加之高挑的身材,看的我一把火无名的从小腹窜了上来。那女的有意的向我下面瞄了一眼,我知道她虽看的是墙,但上面的那东西就更要命的往上顶,那女的媚笑了一声,径直走向旁边的屋子。在回味了一镇后才缓过来。“妈的,这女的可真不得了。”而这时对面一个40岁的中年妇人,带着淫笑的看着我,我满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笑,进了屋。跑到厕所用凉水洗了把脸,这才将“火”浇灭。

  自己大学也交过女朋友,第一次早就不在了,但交往没多长就分了,想到那时候怎么就那么傻呢,就只干了几次,还都是两分钟解决的问题。吃过晚饭,9点多的时间,正用收银台的电脑看着性吧,回味着中午那个美女时,突然从隔壁传来一个女人“嗯嗯嗯嗯嗯…”的声音,心里一激动,取下耳塞贴着墙,仔细的听着一会后那女声喘息强烈“啊啊啊啊…”的叫起来,心里一想不会是中午那女的吧!心里顿时激动起来,不一会还带着男的“啊啊啊啊…”的叫声,那心里叫一个兴奋啊!过不了多久那男的嚎叫一声就没声了,那女的似乎有点不满抱怨了两句又射在里面了之类的,也就不说话了。我那一夜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难受,第二天要开张强忍着自己解决的冲动,去厕所接冷水浇了下身上这才睡去,第二天7点闹钟拼命的响了不停,好久没起早的我,硬是等老板在楼下叫开门我才茫然的爬起来,一清醒就知道坏了,睡过了,开了门老板到没说什么,只是意味深长的一句“小杨啊,这可不行,以后要记得准时开门。”我尴尬的笑了笑,老板叫人放了串鞭炮,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,可能是因为赶场的干洗第一天人就特别多,我一个人都忙不过来。中午才得休息下,看着电脑屏幕一个早上就买出去1000多,这可是暴利啊!一镇香水味飘过,一个女的走了进来,一身粉红蕾丝睡衣,长发盘在脑后,媚眼盯着我,“小哥,有毓婷吗?”我定睛一看是昨天那女的,我强忍镇定的说到“毓婷没有,有弗乃尔。我一低下头就看见,她睡衣上面两颗扣子没扣,酥胸大半露在外面,我一看就知道她是故意的,我盯着吞了一把唾沫,这个小细节被她抓到了,媚笑一声”给我一盒“。我赶紧拿了药递给她,出门前她还挑逗的看了我一眼,离开了。”妈的,反应过来的自己有种被调戏的不爽。“在药店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,生意在赶场时不错,平常就不怎么样。隔壁那女的一连几天晚上就叫声连连,心想这女的真骚,她男的天天和她做那肾就不亏吗?”那女的也时常来我这买套什么的,平时就熟络起来,一聊才知道她是这儿的房东这一串的房子一半是他家的,老公死的早,没有儿女,就她一人守寡。心中不明冲动起来,那她一天晚上那声音是啥,唉!又是个赖不住寂寞的女的。过了不久说也奇怪晚上那女的叫床声就没了,一连一个星期,安静的很我还莫名的摸不着头脑,一想才明白对面面馆老王家媳妇旅游回来了。所以这段时间她来我药店的时间就多了起来,不是叫我吃饭,就是来和我聊东聊西。这天晚上8点过,我准备关门。“杨兄弟,吃饭了没,我正要吃饭,没吃一起吧。”我抬头一看,赫然就是隔壁的女方东,一身白色的吊带小背心,包裹住那对惹人犯罪的奶子,下身热裤露出雪白而修长的长腿,看的我直吞口水。我下意识的答到,“文姐,吃了的”。这话一出口当时我就后悔了,怎么就不知道这是在有意邀请呢!接着女房东走了过来,轻声的说到“我家的电脑坏了,你来帮我看看吧!”我顿时心中一喜将店门一关跟着女人进了她屋,她家里装修的很不错,电视、空调……什么的一样也没少。心中感叹可怜你老公死的早,寡妇也不是不好啊。我心里乐呵呵的,心想今晚艳遇来了。饭桌前摆着四菜一汤,肯定是掂着我要关门了才做的。

  一进门我直奔她电闹位置,我一开机一张黄色的画面就弹了出来,上面日本女优全裸的摆出撩人姿势,心中念到“这女的果然很骚”。她看到俏脸上出现了粉红,“就是这些经常弹出来,你看……”说到这声音就耿住了。我心中暗笑“没事的,中毒了好像杀毒的用不起,重安系统就好。”我眼睛下瞄看着她被白色吊带小背心包裹的双乳义正言辞的附和道。她杏眼不好意思的看着我,“既然来了就随便吃点吧”。我知道有戏也没拒绝,坐下来就和她边吃边聊,中间她拿来两瓶没有包装的白酒。我假装说道“文姐,明个还要开门呢!”“没事,这酒是内供酒,不醉人的。”我当时听了就想笑。

  三杯下肚后,女的小脸飞红,杏眼迷离妩媚的看着我。“你有女朋友了吧”?“现在没有了。”“你以前有过很多?”她眼睛微咪意味深长的看着我。我两杯下肚头也开始晃了,想起以前朋友在我面前吹过自己有多风流,有很多女人,很牛B的那一套照搬了去。“这酒不醉人?又被这女的筐了”。“唉!你文姐真是个苦命人啊?结婚10年32岁就开始守寡。”说到激动处,她下意识的说出这句带有韵味的抱怨。“哪有、哪有文姐正事最有女人味,成熟的时候,这么漂亮。”女人总是不经夸的,说她们一句漂亮就飘飘然,即使是老女人也一样,况且这个是真正成熟的尤物。

  “你嘴可真甜。”说着说着就靠了过来,我也不含糊,一把手搭在她肩上。看着她起伏的酥胸,红润妩媚的脸蛋,下面的老二没出息的翘了起来。有意无意的用手碰她的左乳,“文姐,就不寂寞吗,就不想在找个人!”“人老珠黄了还有谁要啊!”说是这么说可她一只手顺着我胯下,捉住我的硬起的老二。淫笑道“年轻就是好啊,哇,还真不小。”我被她抓的一个激灵,左手也不在试探一把抓住她的左乳,圆润饱满,乳头挺起坚硬。我这一抓她舒服的呻吟了一声,这声呻吟惹的我欲火难耐,探手就去解她的小吊带背心。“你慢点,慢慢来又不是赶时间,慌什么。”我一听这女的真不得了,松开了双手玩味的看着她,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,站了起来脱下她白色的吊带背心,两只白嫩嫩的双乳,呼之欲出,乳头挺立,粉红色的乳韵扩散一圈。她媚的眼睛清柔的看着我“喜欢吗!”好久没偿带肉味的我,连连点头。迫不及待的申手在她乳头上轻轻一刮,她啊的扬起了头,看的我欲火中烧,一把抱她在櫰里激情的吻着她,一镇湿吻后,将手申进她热裤中,隔着小女裤抚摸她的私处,淫水早打湿了一大片,隔着内裤都能感到她小肉丫不住的往上挺。她反手从我内裤里掏出我的老二不住的抚弄,在也忍受不了了,翻身起来脱去我全部的衣服,伸手就去解她热裤的扣子。而就在这时,“咚咚咚咚……传来了敲门声”这声吓了我一跳,解她衣服的手姜在那里不敢在动了,生怕被发出一点声响,而她也回过神来,但相当镇定,整理了下嗓子,叫到谁啊!一看就知道这种事经历多了。那敲门的没有应声只是“咚咚……”的敲着门,我看着她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,她看着我这惊慌样,似笑非笑的说道“去里屋衣柜躲着,没我叫你不要出来。”我翻身起来顾不上没穿的衣服吊着老二向里屋跑去,她看着我的动作笑了笑,将地上的衣服捡起,仍在了洗衣机里面,穿上自己的衣服来到门前轻声的问“谁?”“我!”敲门的只答了一句,女人开门露了一门缝,说到“今天不行,我那个提前了。”“你先让俺进来。”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到,“不行,今天不行。”那男的不听,一把挤开了门,挤了进来,“她睡了,我才过来的”。那男的正说着话抬头一看,眼都直了,“穿勒这么骚,想我了吧”。他哈哈一笑。“哼!你媳妇回来了,哪还会想到我。”“宝贝,她哪有你好,她哪有你这么诱人啊,俺只喜欢你,只爱你。”男的说着就向女的搂来,女的一躲。“今天不行,你走吧!”冷傲的一句。里屋的我一听松了一口气,呵呵一笑就知道是对面的老王,他经常来买金枪片,所以记得很清楚,他胆子还真大,媳妇就睡在对面都敢过对面来找小三,要是你媳妇知道了,我怕你要兜着走的。哼!也难怪有这么个尤物不把你勾引来才怪。老王反手将门关上,肯求到“宝贝,一星期没碰你了,俺都想的不行了”。女人抬眼看了里屋一眼妩媚的笑了一声,一屁股坐在了饭桌上格格的笑道“还不过来”。老王一看口水都留在了口角,冲过去,抬起女人的左脚用舌对她的足尖的爱慰。女房东微微翘起玉趾,将老王舌压在鞋内,轻轻地揉搓起来。

  我在里屋听着外面没有了说话声,身上又是全裸闷在柜子里热的心慌,等了一会后没有动静,我就悄悄的打开柜子门,来到门边透过一丝门缝将外面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。这下看的我一镇惊呆。老王正把女房东惊艳的玉足一只放在自己的肩上,然后捧起另一只,一边亲吻享受着的足香,一边吮吸着美丽的脚趾手还没闲着抓着女房东的奶子用力揉搓。女房东闭起双眼,头抬高,嘴中发是“嗯嗯嗯…”的声音,一副淫荡之极的画面,展现在我面前。“这女的故意做给我看的,妈的,真荡”。想到这我的老二不有自主的挺了起来。

  老王将女房东的娇艳玉足放下,脱掉自己的裤子和衣服,他全身赤裸的站在女房东面前,女房东眼带迷离的看着老王的大鸡巴,一只手来回的抚弄,“这几天和你老婆,天天做吧…”。女房东轻笑的看着老王。老王一哆嗦,“就做了两次,啊啊啊…”。老王正说着话,女房东一口将鸡巴含在嘴里,大口的吸着。看的我不住的用手套弄自己的老二。心里那个激动啊!欲火难奈。女房东不住的吸着鸡巴,手不住的抠挖着自己的骚B。老王也不住的来回呻吟。女房东看差不多了,一松口,转身背对老王,手搭在桌上,“还不快进来。”老王一听,也没含糊,举着老二挺了进去。“啊……啊啊啊…”女房东呻吟一声,淫水不住的往外流,而眼睛不时的看向门缝的我,淫荡的表情对着我妩媚一笑。老王也不顾怜香惜玉,大力的抽送着。女房东屁股轻摆,迎合老王的鸡大巴的抽插。“啊……快了快了,要来了。”老王一听,插的更用力,200下后女房东一镇颤抖,抽搐趴在了桌上已然高潮。

  老王一看呵呵一笑“几天没做了,这骚逼,这么快就去了呀。”“人家不是想你这大鸡巴想疯了嘛,所以才去的那么快嘛!”我心想,“一般听声音都是老王先射了2次,女的才会高潮,唉,果然是鳖久了”。老王将女房东转过来正对他,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一把又挺进去抽插,“啊…大鸡巴老公,你插的我好爽啊,你好行啊。”我一听女房东是故意这样淫叫的。果然50下后,老王就谢了火。心中暗叹“这女的心机也挺深厉害的。”老王一把拔出鸡巴,淫水夹杂着精液从逼里面留了出来。老王瘫软的趴在地上。女房东站起身来。冷冷的说道“还不走。”男的呵呵一笑,提着裤子,咧了一把奶子“我老婆回来了,以后我以不能长来,下次我介绍一个给你认识,解你难耐。”女人一听脸上就带火了大声吼道“出去,谁要你给我介绍,回家搞你老婆去,以后别想在碰我。”就这样老王灰溜溜的就走了,剩女房东一个人在那。“你出来吧”女房东大声说道。

  刚才看的我是万分难耐,现在听到召唤,一下就串了出去。“要不,你去洗洗。”我开口说到,老子可不愿意干一个,B里还有别人精液的女的。女房东一想刚才老王说的那些话,现在又听到我这么一说,顿时火了“你们这些孙子,把老娘当什么了,滚,你也跟老娘滚。”我一听是有点过了。蹲下身子来,说道“对不起,我刚才说的不对…”“滚,给我滚出去!”说着说着呜呜的哭了出来,我正要在试图安慰,可女房东一把就将我推出了门。

  这次之后,她在也没有和我主动说过话,有几次我试图主动找她聊天,但都说不上几句。就草草了事,而老王有几次,晚上都跑去敲门但没有任何回应,我看了连喊冤枉。还期待着女房东淫荡的叫声和她令人难耐的裸体。

  【完】